任丘日报社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旅游>>正文

灰暗的日子

2020-01-09 00:52:12 字号:

翻开手机上网,我看到了你的名字,那么的熟悉,弄得我鼻子酸酸的。多久没有这样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这儿了?我不知道,但至少久得让我心寒和恐惧。

这些日子过得真晦暗。整天在房子里不想出去,怕外面太喧嚣会扬起我心中的往事。只是有时候在球场上挥洒掉心中的不快,直到脚跑到痛才冒着模糊的夜色回家。我像蜗牛一样躲在自己背负的沉重的壳里,害怕这害怕那,一丁点儿事就让我迷惘很久。

今天的天气开始变凉了,阴沉的天空像死了一样,没有生气。我戴上耳机,拿着麦克风唱歌唱了三个小时,直到累了才停下来。那些歌词让我伤感,那一句“孩子说如果爱,就请深深爱,可很多事是不由人的”让我心痛得眼眶发胀。

我是个很容易受伤的人,不管是别人有意或无意的,我都会难过几天,之后还会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或黑色的夜晚里不经意又把它们翻出来品味其中带给我的忧伤。就像牛把青草吞下肚然后找个地方躺下来静静地咀嚼一样,我仿佛听到了那“啧啧啧”的声音。

我变懒了。桌子上面的书本乱放,糖果纸堆积在一边,灰尘擦在角落边就不理它了。那些承诺我者未有开始把它们变成现实,因为我不知道是否还有意义。我就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透明的玻璃上寻找出口,然后把自己撞得遍体鳞伤,最后掉在地上被风吹干成一个空壳。

那些天呀,发出去的信息没有回音,只有“发送成功”这四个字。它就像沉入大海一般波澜不兴。我被海水浸泡得虚脱,整天拿着手机玩,却没有什么收获。我最怕这种感觉。桌子上面的书本乱放,糖果纸堆积在一边,灰尘擦在角落边就不理它了。那些承诺我者未有开始把它们变成现实,因为我不知道是否还有意义。我就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透明的玻璃上寻找出口,然后把自己撞得遍体鳞伤,最后掉在地上被风吹干成一个空壳。

那些天呀,发出去的信息没有回音,只有“发送成功”这四个字。它就像沉入大海一般波澜不兴。我被海水浸泡得虚脱,整天拿着手机玩,却没有什么收获。我最怕这种感觉。我似掉进一个深的废弃的坑里,我拼命地想抓住一根野草或扒着泥土上去,可是草被我址断泥被我扒下来砸在身上,渐渐掩埋了我。而我喊不出一个字,只听见有人在说,你放弃吧,没有用的。声音空洞却坚定。我开始一天天地虚弱,然后死去,最后腐烂成泥。蚂蚁在我曾经躺过的地方筑起一个巢,说,这儿的土壤真肥美啊。然后把它们的旗帜插在我的心脏停止跳动的地方,“哧”的一声,尖锐地刺入我灵魂深处。

我开始感到寒冷,它从屋顶大片大片地掉下来覆盖着我。正如冬天的雪覆盖枯黄的莫茎一样。它正在一点一点地渗入我的皮肤,直达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我的眼神空洞起来。同桌曾说过在我的眼睛里看不到焦点,真让人害怕。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经常想事情所以把焦点失去了吧。

多希望我没有清醒,而是浑浑噩噩的,像上次故意喝醉一样。这样就可以不用想太多事情,不用过得这么的空虚。

我开始习惯黑夜的来临,习惯一个人发表着无聊的说说好让别人来评论,习惯躺在床上想一些人和事,做一个荒诞得可笑的梦,习惯敲一面没有回音的墙,习惯一个人戴上耳塞听一些喜欢的歌曲,习惯于…

下场雨吧

让我把眼泪混进去

而谁也没有发现

我的泪

流过千山万水

最后沉入海洋深处

那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化州市第三中学高二:颜巳淦


相关阅读:
微信红包群 http://www.fageweixin.com